主题: 保哥回乡过年情更浓《原创散文》作者:张子保

  • 中国调查反腐记者张子保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0043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8/2/24 10:52:48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澳门威尼斯人游戏注册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?? 我今年回乡过春节之后﹐便返回北京工作。总回想起与亲人们在一起的情景﹐回忆起与他们在一起度过的短暂时光。每当我写一些怀念亲人们的文章时﹐每每写到感人处我都会热泪盈眶﹐有时甚至会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我是1998年1月1日到全国漂泊的﹐已经十三年没有回家乡过春节﹐平常回家偶儿几次。今年春节即将来临﹐老家盖起了两层楼房,乡俗新房必须回去看看。唯独牵挂的是我的老娘﹐趁着单位春节放假的时间,决定回家看看:于2月7日踏上回故乡的列车……

我回到家乡后﹐我居住在新楼房里﹐我大哥知道我回家了,大哥非要我在家好好补补身体﹐大嫂总是换着花样煨各种汤﹐做各种好吃的菜给我吃。大姐和二姐从不让我的嘴闲着﹐她们都叹息我这个小弟命苦﹐都特别疼我。今天不是这个姐姐接我去她家﹐明天就是那个姐姐接我去她家﹐争相弄好吃的给我吃﹐煲有营养的汤给我喝。三`姐除了在`汤里加人参﹐在茶里泡人参﹐还把人参切成很多小片让我经常含在嘴里。三姐夫还到县城给我买各种滋补的中药让我喝。二姐更是隔三差五提着`土鸡和土鸡蛋到我哥家来看我﹐说土鸡有营养让大哥杀给我吃。很少在大哥过夜的二 姐﹐自从我回去之后常常为了能多看我几眼﹐跟我多说会话而舍不得离开﹐也   不再怕打扰大哥经常留宿在他们家。二姐的那几个在县城工作的女儿也成天围着我转﹐虽然多年未见﹐这几个当年我离家时小丫头已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却都特别亲我﹐跟我随便惯了的她们常跟我开玩笑﹕“三舅啊﹐你回来以后我妈年轻多了﹐心情也好多了﹐以前的愁容也变成了笑脸。她的心里只有你﹐在她的心中你可比我们重要多了﹐她对你的这份好我们都吃醋了。”

有一天我跟二姐挽着胳膊走在大街上一边散着步一边说着话﹐二姐的心情愉快极了﹐从他那的灿烂的笑容里我看得出她很满足﹐很幸福那天二姐对我说﹕“三弟啊﹐你能不能不出去啊﹐有现成的好工作你不做﹐偏偏到北京活受罪﹖假设你不出去的话﹐还可以说说话多好啊......”二姐的话好温暖﹐好让我感动﹐其实她的要求也不高﹐只要能看见我﹐陪着她说说话她就高兴﹐她就满足而且有幸福感。二姐呀二姐﹐你哪知道三弟我的心啊﹗我在北京做反腐记者7年了,
我也曾经想过收手算了,何必帮助别人呢?管那么多闲事干嘛,掏力不讨好!但当我面前对着那双双农民兄弟乞求求助那期待的眼神时,总是找不到拒绝的理由。他们肯定知道有律师事务所,但他们付不起昂贵的律师费,只能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我身上,这样一想,我的心里又释然了.......

2月22日,我到姑父魏世田家回年,小老表魏小强邀请陡沟镇赫赫有名的开发商熊新武作陪,我和小老表魏小强说,我的同学也一个叫熊新武的,是不是我的同学?小老表魏小强说,是的!我们一起搞房产的!我马上下去迎接。我一看那楼下马路对面﹐停着一辆高级小轿车﹐估计是老同学到了﹐当我还未走过马路对面﹐老同学熊新武看见我了﹐连忙从小车里出走老远就伸出双臂和我热烈拥抱,我和老同学们相拥着进入姑父魏世田家。在酒桌上,我和老同学熊新武谈初中时期的趣事历历在目......

还有我母亲﹐一个伟大而善良的老人。一生节俭﹐不舍得吃﹐不舍得穿﹐母亲打小就特别宠爱我﹐含在嘴里怕化了﹐捧在手里怕掉了﹐可我从二十五岁时就离开母亲去了北漂。记得我第一次到北漂要走的那一天晚上﹐我睡得好香﹐曙光撕碎了夜幕﹐朦胧中听到“呜呜”的鸡叫声﹐尔后又有炒豆般的雨声响在屋顶上﹐我想外面这么冷﹐何不在暖和的被窝里多呆一会儿。

“嚓.嚓.嚓”......我听见锅铲在锅里的翻动声﹐不多久又传来一阵激烈的咳嗽声。我起了床﹐揉揉惺忪的睡眼﹐透过昏暗的光线﹐我看见瘦小的母親在锅台边忙碌着﹗我的心不禁一颤﹐一股潮水在我心中涌动着﹐我的鼻子酸酸的......我到北京和南方这几十年里﹐光寄钱给母亲﹐就很少回去看母亲﹐我愧对母亲。母亲由大哥和二姐在家照顾着﹐母亲就一直住我的家。今年我回家过春节看一下她老人家。我回去她老人家总是高兴的不得了﹐跑前跑后要给我弄吃的。我说﹕“妈﹐你别忙乎了﹐哥哥姐姐会弄给我吃的。”母亲说﹕“他们是他们﹐你回来一次不容易﹐就让娘为你做一次少一次吧﹗母亲特地从陡沟菜市场买来肉禽蛋﹐又从自己的小菜园里拔起大葱、蒜苗、姜,我知道母亲疼我﹐特别想为我做点什么﹐如果忤了她的意﹐她会难过的。我自己动手﹐母亲也不休息﹐总要站在我旁边看着我怎么做﹐还一边指点着我。我们娘俩像这样坐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实在不多﹐故此都异常珍异﹐互相往对方碗里夹菜。母亲很少吃﹐总是用怜爱的眼神望着我﹐听我讲北漂的一些琐事。这样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春节很快过去了﹐离假期越来越近了﹐我要走了﹐母亲就从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一个用手帕包着许多层的小包裹﹐颤悠悠地用她那双布满老人斑的手小心翼翼地一层层打开﹐那里面是她平时积攒的哥哥、姐姐和我孝敬她的钱。她除了留几张小票子﹐其它的都硬塞给我。如果我不要﹐她便说﹕“孩子﹐娘老了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﹐你求人办事需要钱用﹐你就拿着吧﹐你不收下﹐娘会心疼的......”

尽管父亲去世得早没有得到什么父爱的我﹐却得到了比别人更多的母爱和哥哥姐姐的爱﹐一生拥有这么多亲人的爱我知足矣。
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图中:左一:陡沟镇房地产老板:魏小强,中是:张子保右一:澳门威尼斯人游戏注册房地产总裁:熊新武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